欢迎访问:大香蕉一人伊在线播放-大香蕉伊在线成一人网站-大香蕉在线综合和线-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台湾老板大陆老板娘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都市激情
台湾老板大陆老板娘 老板娘倩姐,这个女人是我在小工厂如何都无法回避的话题,想必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了点什么?不错,我们之间是发生了关系,那是我在小工厂上班三个月后发生的,因为这三个月里,我除了在车间里帮着台湾老板阿伟干活,还要跟着他出去应酬一些他认为值得应酬的事情,说到这,我顺便提一下阿为这个台湾人。
阿伟台湾桃园县人,四十多岁,瘦高,戴着一副黑框眼睛,斯斯文文的样子,他在台湾是靠做土窑加工锌合金锭起家的,锌合金锭是塑胶五金加工行业必备的原料,他这个人看着瘦弱斯文,但是干起活来真能吃苦,高温的土炉旁,他一个人赤膊上阵,愣是能干一个下午,就是把融化的锌水按比例掺杂其它金属材料,用一个长把大勺舀起倒入固定的凝固模具槽里,待其冷却后,加工成锌合金锭,然后,用铁钩勾起,放在木板上码齐,最后再用叉车拉走……这个流程他做的一丝不苟,无论如何都看不出他是老板,我是员工,陪他在土炉车间历练的过程,虽然让我苦不堪言,但是也让我见识到了一个老板该具备的素质,所以我俩的交情也在炉边挥汗如雨中迅速升温,变得无话不谈,他喜欢听我吹牛,尤其是一些大陆有,台湾他没有听过的事情,我给他讲过我曾经做过的关于白狼的梦,也给他讲过十三朝古都西安的绯闻轶事,我还和他探讨过人的前世今生,后世轮回,当然他也给我讲过许多关于女人的话题,其中就包括老板娘冯倩。
他说他和她是许多年前他刚来大陆的时候在广州一个酒吧里认识的,他知道冯倩是做小姐的,但是后来他还是莫名的就喜欢上了她,于是他着她出去开了房,再后来他为他开了这间小工厂,为的就是不让她在继续沉沦风尘,好有个衣食无忧的去处,于是冯倩也顺从的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但是他却永远也给不了她正式的名分,因为他在台湾的原配老婆家族势力很大,所以他从不敢声张!
于是他(她)们的日子就这么稀里糊涂继续着,虽然他很爱冯倩,也知道冯倩也很爱他,但男人的本性让他跟其它台湾男人一样,在这座城市以外的地方还有着其它女人,他对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后来在一次陪他去东莞樟木头所谓应酬客户的时候,证实了他的话,因为他其实是去那里和另外一个女人相会,那个女人比倩姐更年轻,更漂亮!
他一直都说他的女人中最喜欢的就是冯倩,因为那个时候的冯倩虽然已经做了小姐,但是他却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她曾经的单纯,他说她的皮肤很好,像丝缎一样光滑,身材娇小性感,风骚,尤其是川妹子的干练,精明,吃苦的样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于是他一直深爱着她……不过,他也说了,他其它的女人只不过是他生活中的调剂品,男人嘛除了事业,也只有在女人身上才能找到快感和征服的欲望,这跟爱与不爱是两码事,一个是内心深处爱的深沉,一种是纯身体生理上的愉悦!阿伟有的时候总是自信满满的说着,我也只是默默的听着,直到有一天发生的某件事让这个颇为自信的台湾男人终于为自己的自信买了回单!
三个月后,我在这个小院工厂,已经成功的当上了厂长,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多少事归我管。倩姐和我的那个夜晚,就是在我陪台湾老板阿伟去东莞樟木头所谓应酬客户的那天。由于阿伟决定要留宿那个女人那里,晚上不打算回来了,于是我和司机便独自回增城了,走之前,阿伟叮嘱我,如果老板娘问起来的话,就说从台湾来了几个朋友要谈点生意上的事,要晚几天才能回来,我说明白,让他放心!记得那天回到增城小院工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12点左右,因为车和司机都是工厂外出时临时租的,所以我签了单子让他明天到财务那里领钱后,便打发司机走了,叫开保安大叔把守的大门后,然后依旧是笑眯眯的给他发了支烟闲聊了两句后,我便回宿舍准备洗洗睡了,可是,就当我准备睡下的时候,忽然听见阿丽在门口叫我,于是又慌忙穿上衣服,开门出去。原来阿丽说老板娘让她叫我上去汇报工作,并告诉我她好像喝酒了,的脸色很不好,叫我小心点!阿丽虽是增城本地人,但是由于他家在另外一个小镇上,所以平时也住宿舍里,一周回去一次。小院工厂男女宿舍都在一楼其实是挨着的,所以平时她特爱跑过来串门听我吹牛聊天,时间长了,我已经成功把她拉拢成我的人了,这不,今晚我一回来,她就连忙跑过来向我报告情况!
听完阿丽的话,我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因为就在我当厂长之前我跟倩姐有过一次谈话,除了工作上的事,记得她还让我跟老板阿伟出去应酬的时候,多留意点他的去向,看看他在外面是否还有其它女人!
当时我也没发现阿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所以也就稀里糊涂,满口答应了。唉,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不吃醋的女人,早就听阿丽讲过,说在我来这个小院工厂之前,老板娘和老板就经常半夜山更的吵架,甚至还有厮打声,老板娘肯定怀疑老板在外面还有其它女人,所以一直在闹,在哭,也没人敢上去劝架,后来老板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基本上十天半个月的才回来一次。再后来就是我进了这个工厂,自从当上厂长后,老板娘便把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了我,估计她今晚看我一个人回来,老板没回来,叫我上去问的就是这个事,是如实回答呢,还是替阿伟死扛呢,纠结中我下定决心大义凛然的要替阿伟死扛到底,于是我在阿丽的祈祷声中,头也不回的走上了二楼!
老板娘二楼的门是虚掩着的,试探敲了几下门,看着没反应,我心里大喜,如同大赦般就准备转身下楼,可是刚转身还没走到楼梯口,就听见了倩姐喊了一声是阿龙吧,门没锁,进来吧,于是我心里哇凉哇凉的,只好硬着头皮再次转身推开了倩姐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
客厅的灯光没有全部打开,只留有几盏柔和的壁灯在亮着,光线有点昏暗,还是那张咖啡色的宽大真皮长沙发,倩姐一个人如初见的模样斜靠在扶手边,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双腿交叉的坐在沙发上,这次唯一不同的是,她歪着脑袋,眯着眼睛不停地把玩着手中的喝红酒专用的玻璃酒杯,杯里还有没喝完的一点红酒随着她把玩的节奏不停的转动着……茶几上已经有了亮瓶已经喝空了的红酒瓶子,另外还有一盘已经剥开壳,淋着蜂蜜的,肉肉的,糯糯的,冰冻荔枝,看样并没有被吃多少,应该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
“阿龙,你坐嘛,今天辛苦了,茶几上有刚剥好的荔枝,你自己动手吃点,另外你要不要也喝点酒解解乏,我那酒柜里还有……”说着倩姐就要起身去酒柜拿酒。“不了,倩姐,我吃点荔枝就好,酒就不喝了,呵呵……”我略微尴尬的笑着!“你个大男人。害怕我吃了你不成?”倩姐看着我只吃荔枝不喝酒的样子,脸上一片绯红,痴痴的笑着。“倩姐,这几天,老板可能都不会回来了,说是台湾来了几个朋友,他和他们要谈点生意……”“你不要跟我提他,他爱回不回,这个家有他没他都一样!”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划破寂静的夜,吓的我赶紧看了保姆带孩子睡觉的房间,还好,那边并没有太大的动静!本想转移话题的我慌忙解释着“姐,你听我说,老板真是和他台湾的朋友要谈生意,所以这几天才回不来!”“呵呵,哈哈……呵,阿龙,我知道你不愿意说,替他隐瞒,是怕我伤心,其实我早就知道他在东莞樟木头那里有女人了,那个女人我也见过,比我年轻,比我漂亮,只是当时我跟踪他的时候,不愿意被他看见,是因为我一直还爱着他,不想让他太难堪,可是我成全了他(她)们,谁又知道我的心里有多苦……这些年,我没名没份的为他生下了一双儿女,我尽心尽力的帮他打理着生意,可是他却在外面花天酒地和其它女人鬼混,呵呵,不说了,随他去吧!”倩姐哽咽着说完后,把手中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向后慢慢靠去,头看着天花板,一头乌黑的秀发散落在白皙的脖颈四周,酒杯跌路在地毯上,没有声响,她却瘫软的蜷缩在宽大的沙发里,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屈起的双腿,倔强的仰起小脸,两行清泪默默滑落,一动不动!我也沉默了,我无话可说,她说的都是事实,那我又能为她做点什么呢?目光不知所从,忽然我看见了那双被她踢的东倒西歪的黑色高跟鞋,于是我默默起身,蹲在地上将它们重新捡起,拎到手上,走到沙发她的跟前,弯腰半蹲着将鞋轻轻摆放整齐,这个动作我记得依稀做过,不过上次那双鞋的主人是那个叫做阿群的女人,而眼前这双却属于现在这位伤心欲绝的女人,放好鞋,起身的瞬间,我的目光忽然呆滞了,不经意间我看见了倩姐黑色长裙下露着的那双白皙如玉,涂抹着红色指甲油小脚丫,红红的颜色,鲜艳欲滴,顿时有了风尘中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呆呆的看了许久,唉!我起身叹了口气,对着倩姐说了声“’姐,太晚了,酒少喝点,身体要紧,我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吧!”说完我就转身,准备走向我来时的地方……“不要走,弟弟,多陪陪我,我好怕!”苍白无力的声音刚落地,我就感觉自己突然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无法再向前迈动一步!
心狂乱的跳着,思绪杂乱的翻滚着,我就那样呆呆的傻傻的驻立着,用我的背紧紧感受着她胸前起伏喘息的温度,柔柔的,软软的。就这样又站了许久,我轻轻掰开她十指紧扣的小手,慢慢转过身去,想要对她说声,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毕竟你们曾经相爱过!谁知,当我面对她刚说出个姐字,一双小手突然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向下拉去,湿滑香润的唇瞬间堵住了我正在说话的嘴,她此刻疯狂的亲吻着两手张开早已不知所措的我,可是我还在试图挣扎着要把我的话继续说完,结果张嘴的瞬间,她的香舌便进入我的口中,拼命吸允着……湿滑的感觉伴着女人诱人的体香,让我窒息,让我空白,让我冲动,我的心跳的更加厉害。男人的欲望顷刻间被这个女人点燃,我的双手也逐渐落下,紧紧抱住了倩姐,我渐渐的变的主动疯狂起来,我开始拼命的回应着倩姐的热情,我俩的唇,我俩的舌纠缠到了一起,就这样我们疯狂的,忘我的亲吻着,时间在流逝,男人的欲望一旦被点燃,便无法再控制,我感觉到我的下面慢慢在苏醒,在呐喊,顷刻间变成了强悍的战斗姿态,于是我趁倩姐不备一把横抱起她,急切的寻找可以的战斗的地方。倩姐在啊的一声后,发现了我的企图,顺势用手指了指里面,那是她和台湾男人住的房间,然后把脸羞涩的埋入我的怀中,于是我抱着她向着那曾经属于她和那个台湾男人的房间慢慢走去……一路上是她散落四的秀发,飘动的裙摆,高高翘起白皙的双腿,如玉般的小脚丫,俏皮的红色,还有身后那双摆放整齐黑色的高跟鞋!门关上的瞬间,客厅只剩下暧昧柔和的灯光!
那一晚,就在那个曾经属于她和那个台湾男人的床上,我们疯狂的做着爱,一次又一次的不知疲倦的战斗着,缠绵着,颤抖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倩姐才在我的怀里沉沉睡去,看着她在我的怀里赤身裸体甜甜的睡去的模样,不禁让我又想起了阿群风尘中的样子,于是心满意足的笑了,因为倩姐这一晚为我做了许多作为男人我曾经不曾享有过的性福,风尘中她们都有相似的过去……那一年我二十二,倩姐三十五!
天已破晓,是到了该离去的时刻了,我悄悄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回过身来,用被子轻轻盖住倩姐那具刚刚带给我快乐,带给我疯狂,美丽而成熟的胴体,忽然发现她的那对性感俏皮的小脚丫露在了外面,于是我顷刻间充满爱意的抚摸了片刻,便把它们悄悄藏在了被子里,然后慢慢走出了房间,在关门的瞬间,我看见了那双被我摆放整齐的黑色高跟鞋,于是我让它们静静的站立在倩姐的卧室门前……
一夜疯狂,白天依旧,只是在上班坐在办公桌前偶尔回忆昨晚的一幕发呆时,被办公室的文员阿丽戏谑的调侃着,说我一夜未归,肯定没做啥好事,我无力辩解,只有傻傻地笑着,尴尬的笑声中隐约对台湾男人阿伟生出了一点莫名的愧疚!这种愧疚的感觉让我在随后又和倩姐疯狂过的日子里,面对阿伟这个台湾男人的时候与日俱增……后来为了摆脱这种负罪感,我在几个月后的某天,手里有了点积蓄后,便搬出了宿舍,在增城的边上离小院工厂最近的城中村租了一间房子,我依然会准时回到小院工厂上下班,只是有意无意的尽量回避着倩姐质询的目光,毕竟她是有孩子有家庭的女人,就算我无论怎样痴迷她的身体,想念我们曾经的疯狂,我都不能拆散她(他)们曾经拥有的爱情!这种状态一直保留到我离开小工厂的那一天,我和老板娘倩姐的故事才得以结束,冯倩,这个曾让我痴迷那种疯狂的四川女人,离开的时候,我二十三,她三十六……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我领导是老婆初恋 下一篇:我们单位女劳模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